三.挥手告别

小说:[韩娱Zico]慢慢靠近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何叙吾 字数:2175

慢慢靠近

第三章

话音刚落,姜涩琪拿着筷子的手僵硬的愣在半空。

因为过度的练习渐渐对舞台丧失热情这种事虽然在练习生中并算少见,但她还是免了先入为主的认为每个练习生都是怀着一定要出道的心,一定要站上舞台的。

刚才只是随便一说,你别轻易动摇啊。”姜涩琪连忙补充。

她错过了一次出道,如今作为练习生已经有五年了。在这五年时间,有各种各样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公司,但有更多人和她怀着同一个愿望加入了。

因此论要等多久,她都会坚持下去,直真正站上舞台的那一天。

而这一天,她是真心的希望和一起。

她想起第一次见,是在公司门口。那天天气,天空阴沉沉的像下一秒会压下来,肃然的空气没来由的让人感困倦又乏力。连带着她比平常浮躁了少,一路都臭着脸。

当时穿着件黑色连帽衫,低着头,两只手都提满了食物,正费劲的往走。

一看知道是被练习生前辈支使出来的,八成连饭钱是她自己掏的。

姜涩琪一向是个爱惹麻烦的性格,平日遇这种事情,无非是侧个身让一让罢了。那天知道为什么,一转身那么直愣愣的走了过去,由分说的拎起右手的东西,按开了电梯。

那时候勉强一米六,身材纤细,肤色比平常肤色偏白的人还要略白几分,脸颊没什么红润感,显得有点太健康。

过一双柳叶眉粗细适中。水汪汪的眼睛,算是标准的桃花眼,但眼神格外亮,姜涩琪一瞬间理解了眼睛盛满了星辰是什么样的。

殷红的嘴唇轮廓清晰,唇形饱满而圆润。

然而最令人称道的还是她的鼻子,挺直的鼻梁和翘翘的鼻尖,鼻尖上小小的一颗痣更是神来之笔,衬的脸庞更加精致。

姜涩琪吞了吞口水,内心实在能平静,她发誓,她真的是因为长得看才路见平的。

公司外面黑黑的,那会又带着帽子,低着头,她并知道这个瘦小的女孩长什么样子。而她步子迈的大,走起路来一贯带风,直按下电梯,才发现正抬着头看她。神色带着几分惊讶,却仍是微笑着向她鞠躬道谢。

姜涩琪自认已经在公司见过很多美女了,论是以气质取胜还是单纯的外貌看,她见过的都少。但她在看清这张脸的时候仍是吃了一惊。

甚至有点嫌弃自己贫乏的词汇量,因为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形容合适。她便只能在心干瘪的赞叹一句:愧是SM选中的人啊。同时纳闷,这么漂亮的练习生怎么她从没听说过呢。

发现自己走神的有点久了,姜涩琪摸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说:“用客气。”

这时电梯了,她率先进去按了楼层,“你几楼?”

“和你一样。”仍是微笑着回答。

沉默了半晌后,她敌过心中的奇开始与攀谈起来。

随后便知道对方刚来公司一周,和自己是同岁,甚至家在同一方向......

她们之间是如此合拍,巧合多让她禁怀疑是上天送给她的命定亲故。

赶在电梯正达的时候,迎着对方有点疑惑的眼神,她坚持要把对方送回练习室。

明晃晃的给那些欺负人的所谓前辈们一点警告。

随后约一起回家,在一众人惊讶的表情下,仗着自己比高了一个头,笑着揉乱了对方的头发。

回忆呼啸着在她的脑海缱绻,像是初春林间的风,看似凶猛的呼号着,实则温柔的得了,带来一片绿意盎然。亦似夏日午后骤降的雨,急慌慌的,大颗大颗的落下,若是恰没带伞,保准会被淋成落汤鸡,可雨停之后,空气清新舒爽,彩虹悬挂天边。

三年间细碎的时光,霎时间毫无章法的涌上心头,是漫无边际的夜空闪亮的星星点点,每一瞬都是发着光的宝贵。

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坐在了她旁边,纤细而绵软的手掌包裹着她的左手。

姜涩琪松开手指与她十指紧扣,以一个并算舒服的姿势抱紧对方,把头埋在对方胸/口嗫嚅。

“你即使当练习生了,必须常常来看准忘了。”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温热的胸口酥酥麻麻。

“你这个预防针打的太早了,这还是没决定吗?”

姜涩琪仍是搂着她,听她狡辩反驳,只是故意拿下搭在肩膀的右手挠了挠她腰上的痒痒肉,引得她连忙求饶。

“行行行,错了,涩琪大人。真的错了。”

“还狡狡辩了?你心那点小九九还有透的么,非得让使出杀手锏你才承认是是?”她威胁道。

如同以前一样,每次想耍赖承认的时候,她和她讨价还价,反正直接上手能摆平一切。

“wuli涩琪,一定得的。在公司要被欺负。虽然现在你已经算是老前辈了,哈哈。”

笑声因为拥抱的姿势听得甚清楚。

感受腰间收紧的手臂,温柔的在她的蝴蝶骨轻拍,垂眼看着对方头顶可爱的发旋儿,糟糕的姿势在旁人眼宛如亲密的情人,软着声音低语道,“你知道是打定主意去做的类型,今天会和爸爸认真商量的。等真的决定了,再告诉你。在那之前,你练习,带着的份一起。”

可是比你更早进入公司的前辈啊,这些话很清楚。你能说些别的么。”

埋在胸口的声音虽然闷闷的,但仍是带了十足撒娇的意味。

“哎一古,那wuli熊宝宝想听什么呢?”失笑。

随后没等对方回答,一字一句的说道,

“撒浪嘿”,语气坚定而诚恳,

“撒浪嘿”,透着舍和遗憾,

“撒浪嘿!”伴着洒下的日光,细密的交织在两人耳畔。

本来很腻歪的撒浪嘿,此时却说的姜涩琪心又酸又涩。像是往热水丢了十颗维C泡腾片,唰的一声,咕噜咕噜的泡发开来,细小的泡泡一个劲的往上跑,本该是酸甜口味的清爽,聚一起却冲的她鼻子止住发酸。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和分开。但为了对方,她只能把心那些多都快溢出来的挽留的话又憋回去。然以那个软耳根,只怕是久久都下了决心。

她强压下心的伤感,松开,看着对方红着的眼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了,快别肉麻了,又是生离死别。反正总归能见的。”

即使聚散终有时,最喜欢们相处的时光。

————————————————————————

闭上双眼 脑海浮现的景象

是无可想象的美丽

支离破碎的景色

拼凑起来便成了独一无二的光

虽然眼的世界

仅仅是快乐的

可是没有关系

闭上眼 脑海浮现的一切

祈祷这都是那般温柔而美

这份祈祷会轻易变更直至永远

——《deer slee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