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有酒吗

小说:疯狂的骨头也修真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御龙虾 字数:2427

修行不易,天道情,方才差点陨落。

如若陨落,谈何五年约。

经历此番,说不后怕假的,但,那又如何。

过程并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结果。

双手紧攥,激动的振臂欢呼,丹田内,一朵通体黑色的莲花,花蕾花瓣徐徐绽放,栩栩如生,正缓慢生长。

外界灵气经气海而过,转换为黑色灵力,灵力中隐隐蕴含着吞噬,毁灭能。

上次青宝镇晋升,那动静何其夸张,这气海初成,怎么说也代表性的意义,唉。。。

预想中,惊天动地声势并未发生,对此虽说着小小的失望,却并不影响他此时激昂的心情。

他伸出右手,掌心灵力成团,仔细一看,灵气深邃,黑得发亮,表面上发出细微霹雳吧啦的声响,似乎蕴含某种狂暴的力量。

将手中黑球推了出去。

指头小的黑球,瞬间窜入山洞墙壁,一个拳头小的孔洞出现眼前,并其他。

“也没什么特别嘛,还以为会给我带不一样的惊喜。”咧了咧嘴。

体内灵气循环并未就此止住,十二条主经脉尽数全通,而在某条主脉分支处,一条死脉,灵气忽然发了狂一般,对着着这条死脉发起了攻击。

前方不通,灵气不断冲击,渐渐死脉上出现龟裂。

撕裂的疼痛,盘坐下,完全不明所以。

随着时间流逝,死脉上出现一条通道,虽不长,但灵气冲击,孜孜不倦。

“难道,人体内不止十二条经脉?还隐藏的经脉?”忽然脑洞开。

感受到体内灵气冲击得如此艰难,了先前精神化剑助力的经验,一不做二不休,依瓢画葫芦,控制精神小剑,一刀刀的挥向堵塞的死脉,小剑势不可挡,一路勇往直前。

一刀刀将自己的肉生生割下,挥汗如雨的他面色惨白,全身痉挛,法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在精神小剑的帮助下,一条全新的经脉在体内形成,感受灵气流淌其中,咧嘴一笑,一头栽倒在地上。

昏迷时,不知的,那一团被他随手丢弃的灵力小球,造成的孔洞到底多深。

人体内十二条主经脉,世人皆知,经脉灵气传输通道,不难理解,经脉越多,灵气转换灵力所需的时间更短,灵力的传递速度更快,从而掐诀时,凝聚法术的速度也会更快。

等到醒转时,已第二天傍晚,望着地上一滩黑色油腻物,猜想到这应该就所谓脱凡入圣的产物,去芜存菁,此时感觉自己体内每一处毛孔像重生,欢声雀跃,比通畅。

端详体内十三条经脉,觉得不可思议,脑一片混乱,丹田内的黑色莲花静谧幽美,灵气蕴养其中,缓缓转为黑色。

暗属性气海,呵呵,想不到意外获得肉体竟暗灵根,甚至知足。

抛去杂念,问起剑灵,得知已过去整整二天,只能先回客栈问问铁砂派的消息。

回到金龙客栈,已入夜,厅三三二二的客人,时而哈哈笑,端起碗,一干而尽。

暇理会,径直朝二楼而去。

忽然一道微弱的神识从他身上而过,那感觉同一只蚊虫意间飞过自己身边一样。

一向谨慎的他,立即了察觉。

未动声色,心中琢磨,这冲我而,而且备而

故作未知,继续往二楼而去。

耳边响起一道传音:“公我。”

这声音点耳熟,却一时想不起

四顾张望,终于在厅一侧,看到一位身穿黑色披风的男,正在向他点头示意。

将兜帽盖在头顶,起身,出了门。

跟了上去,一路出了黄沙镇,男停了下

“姑娘,你如何得知我在此?”

黑衣男转过头,微微欠身,一副俊美清雅的仪态和风度,正女扮男装的念寒。

“公,此地不便说话,还望公轻移尊步。”念寒再次施礼,转身飘飘然离去。

黄沙镇地处漠边缘,黄沙江像一条蜿蜒曲折的巨龙将半个黄沙镇围绕其中。

念寒一路飞奔至江边,看着黄沙滚滚的江水,她将披风轻轻脱了下,纵身一跃,燕点水,身姿轻盈,往对岸江边而去。

踏雪痕还未修炼,只能御剑而过。

到一处偏僻的山顶,念寒停了下,随意找了一处地方并膝而坐。

弯弯月牙挂在树梢,登高望远,眺望四周,朦胧月色将万物披上一片银衣,山下树木凋零,黄沙江怒号,漠的风,总一丝苦涩,带走些许忧愁。

背对着她,望着天边,轻声道:“姑娘,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公,小女念寒,前在淘金城挟持公得罪,还望公不要介怀,念寒恩怨分明,并非不知好歹人,多谢公救命恩,念寒欠公一个人情。”

念寒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件青衫,递给,一股淡淡的女香味从衣服上传

“念寒寻得公,便依靠此物,现在物归原主。”

“哦,说的很清楚,相救阁下,只举,你又何必耿耿于心,如若姑娘其他事,要事,只能先前一步。”

“等等,公!”

“姑娘还何事?”

“念寒从小母,由流云陆西城一个名为“無”的暗杀组织抚养成人,此次不远万里而,一为了替好友报仇雪恨,二为了一份地图,此图就在某个门派中,地图关系到無的未,無组织垂涎已久,这些年,从未放弃,不间断派人前探查消息,此门派中至少十分一的人都無派的卧底,现在了地图的消息,只还未确认。”

“这些与我何干系?”蹙眉问道。

“公约一个月前此地,一直暂住金龙客栈。”念寒淡淡的说着,将束起的长发一扬,乌黑柔顺的长发披肩,散出一股特殊的诱人香味。

不动声色,并未问这些消息从何而,她作为一名刺客,这种消息数种办法得知。

她停顿了几息,眼神中带期望,“公,您此的目的不正想拜入铁砂派吗?”

“哦,看你为了调查我,花了不少时间吧,很好奇,我拜入铁砂派的目的,你也知晓?”

“公,念寒并恶意,只要公愿意助我,条件由公开。”

“你的意思我拜入铁砂派后,让我当卧底?”

“不,届时会人联系公,也需公刻意探查,我们的人查到消息时,在关键时候只需公助一臂力,当然论最终否成功,公应得的报酬我们一分不少,相信了公帮助,此次成功的几率至少提高五成,至于公何条件,尽管开口。”念寒信誓旦旦说道。

“此事事关重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修炼,至于你所说的奖赏,你,觉得缺钱的人吗?更何况你们组织如此神秘,届时翻脸不认人,合起伙对付我,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兴趣。”显得颇为不快,摆了摆手,态度坚决再次回绝。

何等精明,这种事情就自寻烦恼,搞不好自寻死路。

态度坚决,甚至些反感,念寒没再提及此事。

酒吗?”念寒起身走至崖边,静静坐了下

烈酒,可要!

要!

握着酒壶,轻抿一口。

咳咳...

拭去嘴角残酒,她嫣然一笑,“多谢公。”

或许救过她的缘故,她对他并未隔阂,敞开心肺,和聊起了关于严玉山的事情,说出其中缘由,后意间又谈及自己的身世和过往....

直到东方翻起一丝鱼肚白。

也许因为酒的缘故,她默默的低下头,带一丝伤感,吐露这辈最想做的事情。

她说:她想去看看,春末夏初,柳絮纷飞的烟雨江南,冬去春,银装素裹的春雪塞北。

前往东际的浩瀚海,幻岛探险,站在量剑山,看西山剑宗的云蒸霞蔚。

身为刺客,死亦不知何时,她想在余生了去这一桩宿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