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中小屋

小说:认罪书 类别:古代小说 作者:我是一个鬼 字数:2206

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往也如何往!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卜算子·爱风尘》

雨下很突然,但对于阳城居民来说,已经习惯这突如其来雨。

路上行人寻找着任何可以避雨地方,很快,路上就空起来。

与其它地方站满避雨行人同,在距离城中村条巷子里,倒空荡荡;经过巷子人宁愿被雨水淋湿,也愿在这条巷子里屋檐下略停会。

楚楼巷,这阳城很出名条巷子,甚至于,巷子名字在阳城市民心中已然成某种交易代名词。

显然,白天对于这条巷子态度并友好,过往人对其唯恐避之及,好像多呆会儿,都对自身种亵渎;

然而到晚上,却有许多白日掩面而弃人悄悄靠近,有夜色庇护,人胆量总会变大许多。

此时,巷子中间房屋里,探出小脑袋。

过十四五岁年纪;幅好脸皮,白白嫩嫩,像荷花包。

嬛嬛扑闪着那双莹润如蜜水般眸子,看着外面行人在雨中狂奔,好奇们为什么在巷子里避雨。

正看到入神,知觉自己眼前突然黑,出现在自己眼前。

好好看人啊!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男生,尤其眼睛,像星星样清澈,让人忍住想盯着它看。

...好。”怯生生招呼。

好,我可以进来避下雨吗?”男问道。

这时才发现,男身上已经湿透,那被雨水打湿头发紧贴在皮肤上,还滴些水下来。

“好...好快进来吧。”赶紧招呼男进来。

“谢谢!”男厚薄适中红唇漾出令人目眩笑容,说道。

天哪!笑起来样子更好看犯着花痴。

没有作声,只也看着;两人就这么相互观察着对方。

“又来客人?苏苏,还赶紧招呼啊!”

道听出感情声音打破这种宁静,圆润却颇具韵味妇人。

妇人从屋后走出,身后还跟着男人,男人斯斯文文,低着头走出去,幅生怕被人发现模样。临出门前还看年男,发出声轻笑。

却没有听到,只向着妇人身后帘子看去,这才注意到里面似乎还有些说声音传来。

“呦,这么小娃娃,别再雏吧?我们这可给红包啊。”

妇人笑着说道,走到桌子跟前,拿起烟点上支。

深吸口,妇人倚着桌子,笑看着男,那笑容,带着轻蔑,还有丝...欲望?

做声。

“还真雏啊,咋着,毛刚长齐整就想来试试?”妇笑意更浓。

“对起,我只因为外面雨下太大,进来避避雨。”男说道。

人变脸色,说道:“避雨?当这里什么地?没有钱就赶紧滚出去,别在这耽误老娘做生意!”

说着妇人上前去就要把男往外推,,拦道:“妈,外面这么大雨,会淋坏!”

“呦,怎么着,这会功夫就把当成小情人?行,妈,只要有钱,随便在这待多久都行。”妇人冷笑道。

...有钱吗?”怯声问道。

“有。”男答道,从口袋里掏出张红色钞票,邹巴巴,被雨水泡透

“这够吗?”男问道。

“够!”妇人前去把夺过,丝毫嫌钞票丑陋,装进兜里。

“怎么着小弟弟,要要姐姐来服侍服侍啊?”妇人扭着腰贴近男,脸上从未见过妩媚。

可以做什么?”男问道。

“当然想做!什么都可以,姐姐保证让舒舒服服!”妇声音越发充斥着成熟~诱~惑。

倒开始有些失落。

“那我想让她跟我起。”男指向说道。

没想到男会点她,顿时昂起脸,竟有些激动。

妇人随即离开男身子,说道:“好,谁都行,只要让客人满意就好。可惜,这么好雏,姐姐没福气。”

妇人遗憾说道,这回倒媚意。

“苏苏,带客人进去吧,找间安静点,这可次,要用心点。”妇人随意叮嘱道。

“好。”应道,“那...跟我来吧。”

跟着走进帘后,条幽暗走廊,头顶老旧电灯摇摇欲坠,泛着淡黄色光。墙角还有些黑色小团黑影在来回撺掇。

“这里有些脏,屋子里会干净些。”在前面引着路,小声说道,似在解释。

没有回应,脸上表情依旧淡然,并没有因为环境糟糕而影响什么。只耳边时传来交响让男脸上露出些许厌恶。

“到,进来吧。”推开扇老旧房门,里面倒真如所说,整齐干净,还有丝淡淡香味。

“这里我自己房间,平时带客人来。”打开灯,走到床边坐下,说道。

住在这里?”男问道。

“对啊,这里家。”答道。

“家?叫刚才那人妈妈?”

“嗯,她妈妈。”

平时也接客人吗?”

“嗯,每天都有。”声音越来越轻。

边问着,边四处观察着这房间,房间最里墙上还有扇窗户,过被厚重窗帘遮挡着,男拉开窗帘,阳光顿时充满房间,头顶电灯变得暗淡

看着男像别客人进门就火急火燎扒~开自己衣服,问这么多,在...关心我吗?可自己...应该看上自己吧,那么好看人,应该会有更好人跟

拉上窗帘,房间又恢复原来清冷。

朝着走过去,慢慢地下头,开始解开自己衣服。

走到旁边坐下,按住手,说道:“陪我说说话吧。”

诧异看着男连这愿意和自己做吗?嫌自己脏吗?

看懂想法,说道:“今天有点累,想干别,让我抱会吧,再陪我聊聊天。”

轻应声,揉进怀里,怀里好温柔,跟别人样。

~妈妈为什么让也做这?怎么读书?”男问道。

“妈妈说,这种事早晚都要做,和人做做,和群人做也做,还能赚钱,上学出来还没有这钱多,所以就让我念书。”

“那爸爸呢?”

“爸爸每天在外面盯梢,要发现有人来查,就立马通知妈妈,让妈妈带着客人跑。”

会看起我啊?”问道,眼睛盯着男

“我为什么要看?”

“因为...我...小姐。”声音模糊清。

小姐我就要看吗?”

“外面...。”

们都活在高尚里人。”男说道,嘴角笑意味深长。

“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在出卖自己肉体和时间来换取金钱。们更直接而已,们见得有人比自己用更少时间和劳动获得比们更丰厚报酬。满足欲望,而们却以此为耻,该被看们,们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