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从尔

小说:风雨亭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一碗月光 字数:2183

从学校西南门风雨亭,坐612路绿皮巴士只需要把游戏时间。

gay吧里灯光暗昧,边坐在角落里转酒杯,后个打扮酷帅,举止却妖娆青年。

“小帅哥,个人呐?”青年了近前,手直接抚上了边肩膀。

“啊。”边笑笑。

人冲飞了个眼色,轻咬下唇,食指在边手背上轻敲两下。

眉梢掀,凑耳边,冲耳廓吐气,语气暧昧地说:“问你个问题。”

“你说。”人继续摸手背,整个掌心都覆了上去。

“你知道612路几点收车吗?”边问。

人想了下,皱眉:“十点半吧。”

轻笑声,再没跟多说,酒杯朝前推,起身就往外走。路处室内装饰楼梯,楼梯下面两个人藏在阴影处接吻,边扒拉开周围人挤去,另个角落里三个人聚在起,个吻个,又拉手。

快要绕门口,人追上了,嗔道:“你走好快。”

眼,笑,眼睛月牙形状:“我跟你型号不对。”

身后人脚步顿,骂了句什么,边双手揣进兜,出了gay吧。

撒谎了,其实有时候也做上面那个,只现在不想,也不喜欢,那人太c了。

c不错,错在不喜欢c。对边来说,喜欢才有理由,不喜欢都没道理

这吧就在合江边上,离风雨亭不远。风雨亭个旧亭子,很不合时宜地伫立在江边,四周商圈,全夜里还要零星亮灯高大写字楼,要么就闹中取静高级小区。

风雨亭对面个码,似乎在清朝时候热闹,说码,其实只剩下江边石刻“码”两个字,还有截通向江面台阶。

了横跨合江桥,坐在江边柳树下张长椅上,正好面对风雨亭。

坐了会儿,看天,没有星星。摸出手机给章从尔打电话。

从学校西南门风雨亭,坐612路绿皮巴士只需要把游戏时间。

章从尔那天天气很好,边十八岁,上大二。

秋季天气凉爽,合江桥边全钓鱼儿,边那天没有课,下午出了学校西南门,随便跳上辆车,又随便下了个站,正好风雨亭站。

晃荡河边在椅子上歇脚,不会儿有个孕妇走来,挺个大肚子,笑看:“弟弟,可不可以借你手机打个电话?”

笑笑,把手机递给她,又把手里刚才接传单展开,铺平在长椅上:“姐姐你坐。”

“从尔,来接我,码对面。”孕妇打完电话,道了谢坐下去,笑问,“大学生?”

长得白净,笑容十分少年气,人又点都不腼腆,两个人聊起来倒投缘,从边专业直说这座城市。

“这边气候有点湿,不现在也差不多习惯了。”边话,不经意地放远目光,看不远处人正在马路。

莫名其妙,好像冥冥之中有点什么感应,颗心倏地紧了下。

很久之后边才想明白,哪有什么冥冥之中,当时根本就见色起意而已。

人看上去不三十岁,西装革履,身材高大挺拔,却又不显得壮。边移开视线,谁知道人上了人行道之后,竟然朝走了来。

会儿那了近前,边余光扫,确认了张成熟俊朗面孔。

人停在长椅边,正好面对,口气温柔地问:“你怎么溜达这里了?”

没反应来,下刻听孕妇回答:“随便逛逛,本来想去找你,结果逛来就累了。”

“走吧,回家。”人关切地小声责备,“下回能不能就在家附近逛?”抬手去扶她。

“弟弟再见,谢谢你。”孕妇挽胳膊,低跟边说话。

怔怔,随后笑了笑:“再见。”

人闻言冲致意,搀孕妇走了步,突然又回,看,笑得礼貌且淡:“谢谢你照顾我姐。”

“啊。”边愣,直人走远了,才小声说,“不客气。”

第二天边了风雨亭对面江边,坐在前天坐长椅上。午后阳光被云遮得淡淡,正准备要走,人走来,坐长椅另

静静坐了很久,人说:“好巧。”

这才转去:“好巧。”

两个人相视笑,人给边递烟,边:“谢谢,我不抽。”

人点,收回手:“看上去就个好学生,我姐说你才刚十八岁就念大二了?”

烟却不点,说:“我不介意。”

人点了烟,风轻抚,淡淡烟味从长椅那来,边依然看江对面风雨亭。

“我小时候那亭子就这样,现在还这样,什么都在变只有亭子不变。”人说,“我叫章从尔。立早章,双人从,你尔。”

笑:“挺好看。”

随后两个人再没说话,日落,人起身:“走了。”

“嗯。”边江面。

第三天个阴天,风卷早早落地叶。

长椅边上,章从尔已经坐在那里,穿衬衫,外套搭在手肘上,依然坐在椅子最边上,闲闲地傍扶手。

句话也没有,甚至招呼也没打,章从尔起身离开时候冲边笑,边抬眼,两个人定定地看了对方好会儿。

第四天章从尔来得匆忙,发稍稍有点乱,两个人依然坐在长椅两端。

风吹皱江面,章从尔把张小纸片塞手里,说:“公司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嗯”了声,不看背影,低看手上纸。张周六晚上电影票。

电影院就在风雨亭旁边。

六,边刚刚站电影院门口,章从尔出现了。穿休闲西装,看上去比前几天要好接近些。

步远距离上,边把手里果汁递去,章从尔边道谢边接去,手指触手背。

保持动作幅度大了才能蹭上肩膀距离,两个人进了放映厅。看部国产剧情片,但开场半个小时边也没看出来剧情什么,画面反而直在儿女情长上饶舌。

看电影人不多,坐在最后排,两边座位都

心觉无聊,抬手想把果汁放饮料槽上,手伸去却撞章从尔手。

手背碰手背,僵持片刻,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把饮料换了手,放边。

中间扶手被拉起来,边手自然地垂在身旁,意料之中,没会儿那只手就被牵住了,不牵得并不牢靠,只虚虚握

唇,目不斜视地看银幕,手指却坏心眼儿地在章从尔掌中轻挠。

章从尔轻笑下,使了把力,死死扣住五指,让手心紧贴手心。

换了办法,用大拇指在手背上或轻或重地抚

章从尔静了会儿,任作乱,在电影演女主洞房时候,,凑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声音说:“坏小孩儿。”

眉梢掀,也转去,彼此鼻尖轻轻蹭了下。

“所以?”边也耳语似地问。

章从尔没答话,只稍稍歪了,在黯淡光线里看唇,动不动。

半分钟后,边反方向歪,彼此柔软嘴唇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