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期

小说:风雨亭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一碗月光 字数:1710

金瑶有些紧张,堪堪藏好了情绪,温声说:“是的,知道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肯定在图书馆。”

嗤笑声:“谁告诉的?辅导员还是同学?”

金瑶哑口无言,看走她也走,跟了截,到了没人的地方,她伸手想拉边,刚刚碰到他手肘,边狠地甩了:“别碰!”

“边们再聊聊行吗?”她恳求道。

她:“聊什么?”

金瑶手指停在挎包带上摩挲,小声说:“想补偿。”

冷笑:“补偿?怎么补偿?是想讨好,然后让保守秘密,还是让离开从尔,离们家远远的?”

现在对说就像□□是是?”他问,“早知道有今天,当初为什么还要生呢?为什么没掐死?”

金瑶深吸口气:“边,怀上是个意外,要是真想要怎么会生,只是当年很多事情知道,也是被逼无奈……”

根本没听到后面那些话,只是抓住了前面的字眼,诧异地重复:“意外?”

金瑶才发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找补道:“是那个意思。”

她伸手还要拉边,边嫌恶地让开,转身走了几步,随即奔跑起

金瑶在后面追了截,无奈根本就可能赶得上,最后只得停。喘息片刻,她痛苦地抬手掩面。

在路上出神地走,手机忽然震动,金瑶拿起看,是个没存但是很熟悉的号码。号码的主人给她发张图片,上面是张“全家福”,中间个七八岁的男孩,左边是个年轻女人,右边是茂。

照片后面附了句话:“儿子八岁了,可爱吗?”

金瑶看消息,由自主粗喘起,险些把手机当场砸出

她胸膛住起伏,气得脸色发红。边怎么会懂,他根本懂,从尔现在就是她唯的指望。

周五晚上,从尔正常班,开车却没回家,而是立即了大学门口。边已经在那里等

车子朝城外开的时候,从尔收到条消息,是刘萱发的:“刚看到车了,朝城外走的?”

此时正在高速路口堵从尔侧头看边,讨了个吻,回复:“对萱,喜欢的男人了。”

萱的反应出乎意料,回过的消息透兴奋:“太好了!默契啊!喜欢的男人了!明天要放们家鸽子咯,别告诉爸。”

从尔笑起,发动车子之前回了句:“也别告诉爸。”

半夜到了凤的镇上,家里没人,边詹想必又了山上。

先睡,”边说,“想现在上山看看爸,每次回家都直接上的。”

从尔刚坐,立马又站起:“也跟。”

凑近,在他眼摸了摸,心疼地说:“熬好多个夜了吧?先好好睡觉,这里的路可熟了,别担心,明天中午要养精蓄锐面对暴风雨。”

“还用接呢?”从尔笑说,“那注意安全。亲个。”

跟他接吻,又害怕再进步走了了,没会儿就催他分开,随即把家里钥匙交给他,抓起个手电筒出了门。

凌晨时分,边到了顶上,推开屋子的门,正好听到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他忙跑过扶起边詹,拿了痰盂床边接

边詹连抬头看他的力气都没有,好半天才停咳嗽,盆子里竟然带了血。

白炽灯那颜色极其刺眼,边脑袋嗡,跪在床边:“爸,医院!”

边詹胸口拉风箱,虚弱地摆摆手,仰躺看头顶的漆黑:“……”过了会儿,他缓过些,侧头恳求地看:“小想想办法,这样太累了。”

抿紧唇,怒意冲得他眼眶泛红,他费劲力气才能稳住声气,问:“们都这么想要吗?那换死行吗?”

边詹愣,边低头,在自己袖子上抹了把脸:“从小没妈,现在觉得也从小没爸。”

们真自私。”他咬牙吐话。

边詹又开始咳嗽,边忙起身找药,折腾到天亮,边詹终于勉强入睡。

在床边守了会儿,边摸出手机对边詹拍了张照片,犹豫两秒,发给了金瑶。

中午,从尔也上了山。

跟寺里相熟的长老们商量了,让人劝了劝边詹,当天午,他跟从尔把人送到了医院,边詹却怎么都想住院,只好捡了药又回家。

忙乱整天,天色黯过后,边从尔吃饭。边说:“对起,没想到回就在忙这些。”

从尔摇摇头,看到手机上堆未接,直接关了机:“以前都个人,是是很累?”

看清了他动作,笑笑:“躲猫猫正式开始了?”

从尔叹:“谁说是呢。”

饭后从尔结账,顺便让老板煮锅粥带给边詹。边则坐在原处,低头,挂了金瑶个电话。而后消息就了:“边到底要怎么样?从尔回,家里出事了!”

看了看从尔的背影,回复:“跟他私奔了。”

金瑶气得轻,回过消息透露出歇斯底里的意思:“非要死给看吗?死给看!”

笑了,回复:“用死,爸要死了,从尔也起死,应该会开心吧?”

电话再次打了过,边又挂断,从尔看向他,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边点点头。

手机屏幕始终在闪,金瑶停在打电话。接连挂了几次之后,边划了接通,那头的金瑶尖声道:“边让他回!家里真的出事了!从尔他……”

“真出事了才好。”边冷冷应了句,听她后面的话,挂断之后立马关了机。

当天半夜两点,家里三个人都还在睡梦中,门被粗暴地拍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