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期

小说:风雨亭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一碗月光 字数:1718

期好像听到什笑话一样,笑得眼弯弯:“要什从尔啊。”

金瑶语速很快:“才十八岁,未来还长,没必要认定他。而且们都男人,走远的。解他,他对多半一时兴起,可能知道,他从小喜欢他小叔叔。”

期点点头:“阿姨,您耽误您儿子?”

金瑶看着咖啡杯:“恕直言,们两个人真的合适。”

沉默一会儿,期问:“您为什抬头看?您害怕吗?魔鬼还坏人?”

金瑶悄悄吸一口气,抬头看他:“要多少钱?”

这话一出口,期一张脸顿时冷得像石雕,金瑶触到他的目光,睫毛飞速眨动几下,像在躲闪。

“您怎问问谁?”期说。

金瑶手一抖,还没喝过的咖啡溢出杯壁,她险些没发出声音:“时候知道的?”

期笑:“这话该时候知道的?”

金瑶抿着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期玩味地说:“一开始知道,从小摸着的照片长大,一直认得,但认得认得抹杀的存在。”

要什吗?”他身体前倾,凑近,耳语似地说,“特别恨生下,现在发现,还用钱打发痛苦,还的人痛苦。”

知道长大的?”

他每说一句,金瑶脸上青白一分。

爸自杀很多回,被寺庙里面的和尚看大的,每天都在十八层地狱里面逛,在害怕的时候在干嘛?在爱从尔,在给别人当妈。谁都知道。”

给过机会有这多的时间可以认,但现在一开口要多少钱,好像从尔一样。那害给看。”

他说完话退开身子,看着失神的金瑶:“爸身体早,说定哪天觉得他可能很再见一面,把他接到这里来。”

觉得怎样?”期平静地问,“妈。”

最后一个字出口,金瑶的眼泪立即滚下来,期扯一张纸给她。

她迟疑地接过来:“到底样?”

期低头:“刚才都说吗?”

金瑶难忍地闭上眼睛,摇着头:“,但每年都在给爸打钱,过得好一点的。”

听到这句,期脸上露出点嫌恶的意思,问:“从尔他爸,他们一大家子知道以前生过孩子吗?”

没得到回答,又坐几分钟,期耸耸肩,起身走

下雪天,光暗沉沉的,寝室窗户朝阳,窗帘没有拉开,灯也关着,因此室内像迎来天黑。

寝室,期背抵上门,站一会儿,他呼吸越来越沉重,片刻,他蓦地蹲下去,双手攥成拳头,一下一下朝自己头上砸。末还嫌够,他猛地往后一仰,后脑勺撞上沉重的防盗门。

他感受到痛,只能一次比一次撞得用力,砰砰砰的重响,反而衬得这寝室空寂无比。

夜,从尔到父母家,看到金瑶和茂都已经在餐桌坐下,笑说:“来晚。”

金瑶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像没睡好,闻言也笑:“知道工作忙,给好吃的。”

直到从尔落座端起碗,茂才第一回开口:“下周六晚上六点有个饭局,在来仪酒店,别迟到。”

“跟谁?”从尔随口问。

茂说:“跟刘伯,他女儿国外留学回来,去见见。”

听到这句,从尔拿筷子的手一顿:“去。”

茂的口气容置疑:“必须去。”

从尔把碗一撂:“爸,喜欢女人。”

茂面上起波澜:“喜欢女人和娶一个女人冲突。”

从尔皱眉:“这骗婚!”

茂终于掀起眼皮看他一眼:“所以呢?”

从尔愣一下,茂说:“既然喜欢女人,那跟谁结婚都一样,最好找一个适合的,比如刘一萱,们小时候也常在一起玩,彼此相熟。”

从尔嗤笑一声:“们两家的公司比较适合吧?”

自由多少年?”茂把手中的碗重重一搁,“去也得去,去也得去。绑也要把绑到婚礼上!”

眼看着从尔快要出离愤怒,金瑶清清嗓子,拉他手肘一下:“从尔,爸的话……”

“凭什?”从尔看金瑶一眼,转向茂,压着怒气问,“商量过吗?”

茂瞥他一眼:“凭,凭生下来用着的资源。公司还要?”

从尔咬紧牙,腾一下站起来,立马要往外走,金瑶忙跟着起身:“从尔!”

“别理他。”茂在后头幽幽地说,“别以为这一回还能任性。到时候要出现,后果自负。”

从尔走到院子里,金瑶从后面跟上来:“从尔,小妈跟聊聊成吗?”

“小妈,爸为什突然这样?”从尔问,“他公司出什问题?”

金瑶忙说:“也刘伯家跟们家本来战略合作,跟一萱在一起,对双方都好。”

从尔声气冷下去:“。”

看看姐,嫁给所谓的什爱情,现在还都要靠娘家……”金瑶继续说。

从尔打断她:“愿意养姐一辈子。”

金瑶朝屋里望过去,见书房灯亮,才小声说:“从尔,现在跟在一起的那孩子,们真的合适。”

从尔皱眉:“小妈在说什?”

金瑶踌躇半晌,说:“有熟人跟他家认识,他家里情况比较复杂,那孩子心眼儿也重,在学校里好像也……”

听到这里,从尔再多说一句,只摇摇头,转身离开院子。

“从尔!”金瑶喊一声,快步跟上去,“他还十九都到,个心性定的小孩子!能保证们俩一直在一起吗?从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