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期

小说:风雨亭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一碗月光 字数:1193

很多年里,边期眼前总是不断在回放,回放这天晚上背影。

急匆匆地奔向路边停着车,没跟边期告别,因为没告别,所以是可以随时回姿态。

几天之后,金瑶又打了电话,她在那头嚎啕大哭,会儿老爷子没了,最后面都没见到,都是边期害会儿她要跟茂离婚了。后边期恶心,跟边詹样像噩梦,是丧门星,她就算死也不会让起。因为才是她唯儿子。

边期静静地听她,金瑶哭累了,那边人在安慰她,就在边期听够了想挂电话时候,年轻女人声音传:“边期?”

边期于是没立即挂断,但是也没答应她,更没问她是谁。

电话两头都在沉默,只能听到金瑶隐隐哭声,很久之后,那边问了句:“吗?”

边期笑笑:“不爱。”

那头又:“过,其实早就知道是金阿姨儿子?”

边期面无表情地站在客厅中央,没能发出声音。

“哎,后呢?”聊天框跳出条消息。

对面是边期好几年网友“N”,是回在酒吧喝醉之后加上,按理双方肯定见过面,但是边期没什么印象。在断断续续又长期交流中,对方从没提过要见面,边期也不提。

这是夏天凌晨,边期加过班之后人喝了酒,头些晕乎。

对面人也不知道什么魔力,总能句地问出边期点也不想事。比如今天。

看到这句,边期放下手里酒罐子,回复:“没。”

对面很惊讶:“告别吗?”

边期心里毫无波澜,打字:“没。”

N:“也是,生活里其实没那么多可以告别机会,这是常态。无疾而终,可以这样形容?”

边期勾起边嘴角,回复:“太文艺了,随便怎么形容吧。”

N:“那知道现在在哪里吗?”

边期:“出国了。”

N:“用过没?”

边期:“扔了。”

N:“为什么?”

边期:“忘记密码了。”

N:“那那室友呢?对往情深。”

边期:“过完年开学就没,听回日本了,是混血。”

N:“被伤太深了吧,后悔吗?点都不喜欢吗?”

边期抬起双手,在头上捋了把。

N又问:“家里呢?”

边期:“不关我事。问题太多了。”

N:“最后问题。”

边期:“……”

N:“为什么恨妈不恨爸?”

看到这问题,边期抬起双脚,蜷缩在椅子上,想了很久,终于回复:“我不恨我妈。”

完想要关电脑,N消息又:“还最后问题,真最后了。”

边期于是等了等,等句:“吗?”

哐嚓声,被捏瘪了酒瓶子撞入垃圾桶,边期最后打了两字:“不爱。”

从学校西南门到风雨亭,坐612路绿皮巴士只需要把游戏时间。

边期从gay吧出,过了横跨合江桥,坐在江边柳树下张长椅上,正好面对着风雨亭。

仰着头看天,但是天上没星星。微醺中,摸出手机给打电话。

听过‘仰视千七百二十九鹤斋丛书’?清朝时候文人,天梦见千七百二十九只鹤从水面上飞过,后辑刊了套丛书,专门收录那些别书没收录小故事,就叫这名字。”

“但是梦到鹤时候低了头,水里影子根本不是鹤。”

完这话,边期静静地坐在原地,听着,听听筒里滴滴声,那声音始终在响,不知道多久会停。

已经十点半,最后趟612路社区绿皮巴士在不远处停下,又慢吞吞地开走。

谁会记得,很久以前天,边期问:“612什么时候收车?”

应:“九点。”

边期愣:“啊?这么早?”

清了清嗓子,眼里很浅笑意。:“没关系,我送回去。”

秋夜里,风掀起风雨亭边柳条摇摇摆摆,好像谁从这里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