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明月神功 (4)

小说:喋血狂沙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西风烈Cky 字数:3089

萱萱怒气冲冲离去,但留下狠话,是雪剑和彼此都很尴尬,知说什么好?知道最近雪剑出入王府,对自己冷淡许多。还一直相信雪剑对情意至少比萱萱多,可是他们之间关系事到如今,千头绪,纠缠清。

想到雪剑对自己感情仍然明朗,伤心泪水忍住掉下来。

白灵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哥,说句话儿姐姐受么大委屈。”

苦笑道,“如果真想让我嫁入王府,我也心甘情愿。”

雪剑说,“说什么傻话呢,我说过会改变,我会带。”

必勉强自己,强迫别人承诺,终究吞下是苦果。”

擦干眼角泪水,默默转身走开。

白灵冲着雪剑叫道,“哥,是怎么多伤儿姐姐心。”

白灵追着而去。

雪剑无限惆怅叹口气,喃喃自语,“我没有想象那么好,如果知道昨夜就跟我丫鬟鬼混在一起,会更绝望。”

其实雪剑对在心中还存有一些感情,虽然是那么铭心刻骨,但也是情深意重。可是自己刚刚与女人在冲动下行鱼水之欢,又怎能对自己看重女子那么容易感情流露呢?他实在做到像他父亲那样风流传情,各有所爱。

此时,雪剑感觉到世界很孤独,他心中苦闷无处可逃,心烦意乱上好马鞍子,纵马出凉州城,一路无方向奔驰,夏日热风吹着他头昏脑胀。也许白马飞飞也烦热难耐,带着雪剑冲进红水河,就停止

河面上吹过一阵清凉风,使雪剑烦躁心渐渐沉静下来。红水河水倒影着雪剑孤单身影,他似乎拥抱住飞翔感觉,自由坠落在流淌河水中,像浮萍一样漂浮着,清凉河水冲洗着他无所适从。

知过多久,河水把雪剑冲到浅滩,他湿漉漉身体再漂流。他平静看着天上堆积云彩,慢慢投下层层暗影,从他眼睛中流动掠过。

雪剑苦笑几声,接着又仰天狂笑,转而又狠狠拍着自己胸脯。“雪剑,算什么男子汉,要让情欲迷自己心窍,用亏欠谁,只有母亲,才是我一生最牵挂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寻仇。”

天边雷声滚滚而来,一片黑暗期而遇雪剑覆盖过来。雪剑坐立在河水中,捧起河水冲洗着贴在面孔上世俗尘埃。一道闪电裂开天空一角,紧接着急促雨点拍打着奔流河水和雪剑雕塑般身体。

雪剑抬起头来,任凭飞奔雨水冲击着他绝强面孔。

白马飞飞似乎已是到什么?在雪剑身边嘶鸣止,并用嘴叼住雪剑衣袖,像是要拉他上岸。雪剑看着白马飞飞急切眼神,他搂住飞飞头颅,“只有才能解除我心中苦闷,但愿要怪我,当初是我把抢来,我非常喜欢现在也喜欢我吧。”

雪剑一番表白,让飞飞突然扬起头来,把雪剑撂开。“怎么喜欢我,还留恋着旧主人……”

雪剑还说完,他看见一道洪水直冲下来,雪剑心立马紧缩住,他赶忙跳上飞飞脊背,等他吆喝,白马飞飞已经疾驰如风,冲上河岸,跑进一片密林。

雨越下越大,像是红水河倒流在天上,要把整个世界淹没。

看着飞飞在荆棘密布树林里艰难跋涉,甚至带刺草叶都划伤飞飞健美有力大腿。雪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吁一声,叫住白马飞飞。他跳下马背对白马飞飞说,“我好飞飞,看雨么大,么累,我们先找个方躲一下,等雨停,再走好吗?”

雪剑拉着白马飞飞在树林里盲目走着,泥泞面搅拌着未腐蚀落叶,使雪剑裹足前。他迷糊中似乎看见前面有一颗大树,那大树枝叶繁密,足够能给他们遮蔽一阵子雨。

雪剑疾步来到大树之下,他用手刷掉白马飞飞身上雨水,舒口气说道,“飞飞,里雨终于小,我们可以在里等一等,免受淋雨之苦。”

他刚说完话,听见一声轻微响动,声音同于雨水敲打在树草上声响,是人为动静。

雪剑警惕喝道,“谁,是谁?”

雪剑看着身边颗槐树足有方圆五六尺,那声音就是从树里面发出来

雪剑绕着庞大槐树刚走半圈,树另一面敞开一个洞,洞里面还做着一个人,那人与雪剑四目相对,久久说一句话,过良久,又约而同开口,“怎么会在里?”

看着雪剑湿透身体,冷冷目光开始柔和起来。“快进来,里暖和一些。”

面对关切邀请,雪剑似乎面有愧色,若是他犹豫进去就绝情拒绝好意,甚至再次伤害心。

雪剑缓步走进树洞,见树洞有三四尺见方,刚好容纳下两个人空间。面对冷静面容,他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而看他,自顾自掏出一把小刀,砍下颗槐树死去树皮,直到堆积成一堆,又拿出火石摩擦点燃树皮,顿时一阵烟雾过后,一顿火焰冒出来,树洞立刻温暖少。

面对沉默雨声,似乎单调令人窒息。虽然侧身对着雪剑,但雪剑能感觉到呼吸起伏定,似乎心中有许多话要说,但始终肯开口。

最后,还是雪剑打破冷酷沉默。“儿,今天让受辱,都是我好。我应该……”应该什么?雪剑也知道该说什么?

依旧从树洞里角角落落,弄些干燥木屑仍在火堆里,让火焰尽量旺一些。见动声色神情,雪剑才意识到刚才说那些话在伤疤上又撒一把盐,语,就是在默默消化伤害。

“对起,我应该提早上事,我……”雪剑见后背抽搐一下,伸手抚摸到肩头上,“下么大雨,怎么一个人跑到里?”

突然,转过身来,扑到雪剑湿透怀里,放声哭出声来。

突如其来拥抱,着实让雪剑意乱情迷,双手知所措搂住肩头。“儿,想骂我就骂吧,只要心里痛快就行。”

谁知道,雪剑句安慰话,让悲伤心哭更厉害,颤抖身子发泄着无尽悲哀。而雪剑也只能默默承受着满腹伤痛,虽然他对是那么情深之死,但对他却是一往情深,还有萱萱,小桃红对他情各相同,他心更迷离茫然,无从选择。

哭泣声犹如外面淅淅沥沥雨声,渐渐趋向微弱。紧抓着雪剑衣袖,都捏出水来。才感觉到雪剑浑身湿透,甚至胸部都被染湿一片,使成熟胸部再湿衣中显露无遗。

本来冰凉脸颊蓦然发烫起来,赶忙转过身子。“衣服怎么都湿透,下么大雨也知道躲一躲,赶快把外面衣裳脱下来烘一烘,免得受风寒。”

心里想,他一定为找我,才让大雨淋透成样,他心里终究还是有我。

心往处一想,内心由多几份感动。回头一看,雪剑深情望着刚才悲伤顿时化为乌有。

傻看着我干嘛,还把衣裳脱,会得病。”哂怪道。

句句关心之语,雪剑心生惭愧,“我冷。看,雨也停,云也散,太阳出来我衣裳就会干。”

见他用好听词,掩饰男女之间以礼相待,心里多几分欢喜。“里又没外人,干嘛么见外,我就是。”

说着,走出树洞。

雪剑叫道,“干嘛去?”

微微一笑,“我去找些干燥木柴,好给烘干衣裳。”

看着轻松背影,雪剑突然明白,心情为什么由阴郁转变成晴朗?是误会自己冒雨追而来。想到个原因,雪剑忍住抽自己一巴掌,接着又打一个悠长哈气,才意识到雨水寒意已渗透到骨髓里去

他刚脱下外衣,拿在手里烤着,抱着一小捆干柴回来看见雪剑掬着衣裳笨拙样子,笑出声来。“样怎么会把衣裳烘干呢?”

用几根木棒支起一副衣架,把雪剑衣裳晾在上面。“样敞开才干快。”

雪剑无意中瞄一眼胸部湿处,说,“衣裳也湿……”下面那句话,雪剑突然觉得能说出口。

他没说,并等于明白。“没关系,我刚出去,衣裳都快被风吹干。”

两个人几句客套话,又让气氛沉默在尴尬之中。

紧咬着嘴唇,陷入沉思之中;而雪剑内心挣扎,让他心徘徊在感情边缘。

……我……”两人又同时开口,相视一笑。

“还是说。”雪剑此次抢先说道。

犹豫一下说,“到底爱爱我?会会带我走?”

着直截问题,确实难住雪剑,可雪剑想再欺骗一片痴情。“想听实话吗”

迟疑说,“想,只要肯说。‘

雪剑避开热切目光,“我一直把当妹子看待,我对情意,就像对灵儿一样。”

疑惑问,“那喜欢是郡主?”

“没有,我对一点好感都没有。只是一味索求别人感情,根本懂得什么是爱。”雪剑坚定说。

甘心又问,“爱我,又喜欢郡主,心中是是有别人?”

雪剑似乎鼓足勇气说,“是,说来也许相信。我心中一直牵挂人,就是我们在玉门关外看见海市蜃楼中那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