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病包儿舍命全太保

小说:英雄无主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倪子文法二 字数:4656

且说,“追魂哪吒”杨延扆心情郁闷,暗自埋怨燕多事,气得脸色涨红。“银太保”高还等着呢,杨延扆这边总得一句回话。

推知杨延扆所忧心的事儿,身为大哥不能叫为难,更何况要探望高行旺自己提议的;所提出的要看杨法才认,自己擅长的剑法--------无论如何不能叫义弟杨延扆作难。冲高,道:“少寨主!我义弟杨延扆昨日与‘金戟太岁’符承旅比武之时,不慎崴伤了腿脚,恕不能与您比试。燕也曾跟义弟延扆学过杨法,虽不精熟也略知一二,愿待其劳,恳请少寨主赏脸。”

刚才杨延扆给高诉说前来赤豹岭玄猿堡的来龙去脉,说过与“金戟太岁”符承旅比武时受伤。燕这么说也顺其自然。燕这么一说,高反而理亏,不该找受过伤的杨延扆比武。高冲杨延扆一抱拳,道:“哦!高某所虑不周,请延扆不要见怪!”

这么讲也给了杨延扆的面子,见高赔礼,拱手还礼,道:“少寨主!客套了!”

道:“高某考虑实在欠妥,你们远道而来,一路鞍马劳顿,今日与燕较量法,高某赢了也胜之不武。待燕养足精神,三日后再来比试,高某若输了,带你们见父。这样要耽误你们一点时间,但既然前来认高杨两世交之亲,也不会在乎多留几日。”

这句话像一颗软钉子。杨延扆、燕、元达、马喑、杨升、杨忠闻听,焦虑不安。都在想:高说的据,无可反驳。符昭亮约期只十天,一眨眼到了,还要在此停留三天,三天后算赢了高见到了高行旺,高言在先“高行旺体弱多病”,高行旺怎么能去虎踞山龙蟠寨跟符昭亮比武!

思虑后,道:“少寨主为着想,实乃侠义之风,燕佩服!只少寨主多虑了,鞍马之劳对于年轻力壮的燕,根本都不算个事儿,再说昨晚好好睡了一宿,今天精神饱满。请少寨主现在赐教。”

杨延扆、元达、马喑、杨升、杨忠,都觉得说得好,不能和高过多纠缠,速战速决,输了走。

那干!心想:想得美,把我赤豹岭玄猿堡当场菜市场了,想来来,想走走。道:“燕这么讲,也些道理,但我高绰号称‘银太保’,在江湖上也算个物,年纪也比你长,赢了你,趁火打劫的恶名高某背定了。这样,今日比武你若输了,不算数,你们在客栈歇个三天,以三天后比武结果为准。”

杨延扆心里这个憋屈别提了,心想:没吃到羊肉倒惹一身骚!今日比武,燕大哥准输,自幼跟表伯父学的剑法,对法虽不能说一窍不通,但绝对个门外汉,与相处时间屈指可数,指望自己教的那点儿杨法与高较量,螳螂挡车!高什么,自幼跟随爹义烈王‘一翻天’高行旺习学高法,实战经验更别说了,和爹一样都曾久经沙场的战将。唉!事已至此,只在这窝区三天了!

道:“少寨主,一言为定。”奔客房取回青龙曜日笔管,蹿到客栈前。高福早把高的虎头亮银递给。高一抖虎头亮银一式“白蛇吐”奔燕劈面刺去。燕手挺青龙曜日笔管一招“拨见日”拨开亮银,随即进招。唰唰唰!双并举,手脚齐动,杀在一处。高心中不觉一惊,没想到这病夫模样的燕把杨法使得样。

所使用的杨法,真不杨延扆所教的。南剑“里天尊”的徒弟。武天真“转世冉闵”杨羙杨六郎的外甥,这个杨六郎和杨五郎杨继康慧坤禅师可不一辈儿的,杨羙“火山七豪”中的杨六郎,第四代;杨继康慧坤禅师“火山八猛”中的杨五郎,第五代。杨法三个分支,一支杨羙所创,其中绝技“九惢暴雪梨花”,杨羙传授给儿子“金万岁”杨崇溯、外甥南剑武天真。武天真当时教授燕虽然主要以太和派功夫为主,但也把所学并加以改进杨法教给燕,为了避免燕学的过于庞杂,从中提炼其中精华教给燕。燕主要精力放在太和派及后来学的兲山派功夫,对师父教的杨法绝不说学的精熟。能否取胜,心里着实没底。但不比,只能再耽误三天,逆水行舟,必须一试。

结识于武艺,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你中我我中你。高对杨法攻防招式比较熟悉,但看燕使用的杨法三分像七分不像。心想不管,先赢了再说;既然代表杨来较量,看看高怎么胜过,以显高神威。“银太保”高所使的高法真不含糊,出如飞箭,收如蹲虎,只见满天的花飞舞。

把掌中青龙曜日笔管使开了,身随步转,随身转,身里身外,左右闪展,上下腾架,四封四闭。斗了十几个回合,遍体生津。心想再这样斗下去,撑不了几个回合必败无疑。随即变换招式,虚晃一,转身而退。高回大喜,心想:想用回马。燕你呀算瞎了眼,我比你,那使的祖宗!班门弄斧,真笑掉大牙!捻追过去,奔燕后心扎去。

回马,习武之都不陌生,当时高、杨、夏、佘等名法中都这一招,虽然各不同,但归根结底差别都不大,志在败中取胜。也说会使用“回马”的多了去,“回马”不属于上乘武艺招式,平淡无奇。但容易忽略的一点,转身回刺的火候把握,时机力道拿捏稍头发丝的偏差,便遭来杀身之祸。武天真曾给燕千叮咛万嘱咐。观战的众大都不外行,明白燕将自己处于死地。燕当然明白,这不得已之所为,置之死地而后生,不拼命,得在赤豹岭下耽误时间。

杨延扆对“回马”太了解了,心想:燕大哥!给高用“回马”,那关公面前耍大刀!想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结果必定反制与!燕大哥!为了我杨、为表伯父,把命都拼上了!

一个在为高、燕担忧。刚才在大厅角落坐着的那位头戴着月白色的扎巾老者,也夹杂在群中观战。使的行,早看出端倪,回马属于诈败计,应对回马者一定要小心提防,绝不能出实招,否则对手蓦然反击,想变招都来不及,结果命丧黄泉、再两败俱亡;高使得一招“逐电追风”实招,而且招使老了再无变化的可能,这一过去,假如燕的回马发挥没到极致得一命归阴,假如发挥到极致高得见阎王。

如何把回马发挥到极致,那要把对手出的速度习惯必须了如指掌拿捏到位,要精准判断对手出尖离自己的距离,绝地反击的时机早了前功尽弃,晚了只能当对手的活靶子了。燕在于高交战之时,细细揣摩的出招速度,尤其每一招的速度都不一样,自己诈败,思考会用什么样招数,经过观察发现高使的法习惯攻击对方的上三路,自己转身诈败,整个后背受攻击面积大最大的破绽,赌定攻击自己的后心。假如赌错了,输的不一场比武而性命。

看高的虎头亮银离燕后心只寸许,倏地一团白光奔自己肋部扎来,说时迟那时快,自己的尖还没挨上到了,神仙也休想躲得过,只好等着挨扎吧!“刺啦”前胸的青褐色战袍被被青龙曜日笔管给挑破了,带莲花图案的铠甲护心镜显露出来。

使的回马,赌对了对方进击方向部位,火候时机也判断准确无误,招一出想大的变化变不了了,不变,高干等着挨扎,千钧一发之时,手中青龙曜日笔管一斜,把高前胸的青褐色战袍给撕破了。高的命倒保住啦,自己可危险了。双方用的都对攻的招式,谁让谁输的不仅手艺,而性命。在自己的青龙曜日笔管撕破高前胸青褐色战袍的同时,高的虎头亮银到自己胸前了,躲躲不过去了,迅疾侧身,“噗”肩头被虎头亮银尖给带上了,瞬时鲜血染红了肩头。燕受攻击的部位不后心吗,怎么变成前胸了呢?使的回马,卧步转身回扎,受攻击的部位变了。假若燕手中青龙曜日笔管不斜,高还没挨上,高已经中了,根本挨不上高

吓出一身冷汗,当然明白其中的玄机,本想叫知难而退,没曾想把回马发挥的如此精准。要不舍己救了自己,凭自己这幅内衬的铠甲挡不住近距离青龙曜日笔管的冲击。百感交集,激动地热泪盈眶,“刺啦”从袍服上撕下一大块青布衫,跑到燕近前为包扎伤口。包扎好后,退后三步,给燕跪倒,道:“多谢义士救命之恩!请收高一拜!”“咚咚”磕了三记响头。燕连忙搀起,道:“请起请起!少寨主。这救命之恩,燕担当不起。”

“义士舍己救慷慨仗义,如何担当不起!”那位头戴着月白色的扎巾老者从观战群中走出。燕:年仅五旬,身高八尺虎体猿臂,慈眉善目,瞳孔刷亮,花白胡须飘洒胸前。头上戴着月白色的扎巾,身上穿月白缎子剑袖,外披百花英雄氅。

老者走到燕近前,“噗通”跪倒,道:“义士!请受老夫高行旺一拜!”燕急忙搀扶,道:“老英雄!请起请起!小辈燕受之不起!”

高行旺道:“义士,要不您手下留情,老夫要白发送黑发了,老夫一子,性命不保,老夫也去了。义士救了我高两条性命,如何受之不起!”燕拽不住,“咚咚”磕了三记响头。高行旺何等的威名,年纪做燕的父亲绰绰余。燕见状急忙跪下,道:“老英雄如此大礼,折燕的寿了!”一番礼节后,高行旺牵着燕的手,招呼杨延扆、元达等从麟州来的一行,让进了客栈。已到午时,高吩咐客栈伙计备下酒宴款待。高行旺、高、燕、杨延扆、元达、马喑坐在一桌。杨升、杨忠、高福坐一桌,由客栈几个伙计作陪。

酒宴间,大边吃边喝。高父子也认了高杨世交之亲,称呼也都变了。高道:“孩子们!这客栈我高开的,到了这儿到了自己的,想吃什么尽管说,虽没什么山珍海味,但一定能管饱。”元达道:“哈哈!高大叔客套了!这一桌酒菜,俺吃到晚上也吃不完。”大推杯换盏,其乐融融。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道:“今日见到高爷爷,见您老老当益壮精神矍铄,我等也放心了。回去禀告火山王,火山王一定会喜笑颜开的。高杨两世交之亲一定会传为美谈的。”一脱口感到说错了,高已经说过高行旺年老多病,现在自己又说高行旺老当益壮。尴尬难当,脸色通红,额头出汗。“哦——哦,我说——说,我们都希望高爷爷身体好,老当益壮。”

高行旺觉得第一句话,实话实说也没错。道:“老夫偏爱这躲在深山老林的隐居日子,怕老夫昔日的朋友来访打搅了老夫的清静,对外言说老夫久病缠身不再见客。没想到把你们当成了一般的朋友,没实言相告。孩子们,可别介意!”

道:“高爷爷说过了!高大叔没实言相告也情理之中,这么多陌生,又不了解底细,怎会实言相告。燕想用过午饭便和延扆、元达、马喑转回麟州,火山王还盼着我等回去呢!”

大厅静了片刻。高行旺思虑着,道:“符昭亮之事老夫知道了。为救回杨的外甥武天真,老夫本应义不容辞,但——”

道:“孩子们所不知,父数年前已经金盆洗手,与江湖恩怨一笔勾销。”转首对高行旺“爹爹!高杨本世交,延扆、燕前来请您助战,又——又怎好置若罔闻?”

高行旺内心矛盾,儿子高欠燕一条命,燕还受了伤,冲杨、冲燕,怎能置之不理!虎踞山龙蟠寨非得走一趟,已经金盆洗手了,去了怎么办?

临走之际,杨延扆突然想起来了五伯父慧坤的串珠,掏出串珠,道:“高爷爷!这我五伯父慧坤禅师的串珠,本要前来看望你,怎奈为营救表伯父武天真连日劳累病倒了,叫我代向您请安!”给高行旺磕了三个响头。

高行旺接过串珠,急忙道:“慧坤怎么样?”

杨延扆道:“托您老的福!无甚大碍,只劳累过度,需要调养十天左右。”

高行旺看着串珠,睹物思。扶起杨延扆,把串珠交给。道:“虎踞山龙蟠寨非得走一趟!”

道:“爹爹已经金盆洗手,难道真的和厮杀一场!”

高兴旺道:“符昭亮与老夫既同门之情,又昔日同朝为官之谊,想必会买老夫一个面子。你看守山寨。明日一早,为父和孩子子去一趟龙蟠寨。”

计议已定,高行旺吃了几碗酒,回玄猿堡准备去了。高陪着杨延扆、燕等继续喝酒。酒至半醉。高道:“当时我说父年老多病拒不见客更上不了阵厮杀,可你执意要见父,你怎么知晓父没病?”

道:“燕并不知晓。”

道:“那你见父,要探听一个虚实?”

道:“没这个想法。当时只想,高杨两世交,但令尊与高大叔与杨从未某过面,令尊和您这种想法也情理之中‘求于方想起高杨世交了,平时干什么去了!’我想趁此机会,将佘杨两世交之情加深传续下去,也算代表火山王杨崇训给令尊赔一个不。其实也不能说‘不’,火山王杨崇训并非临时抱佛脚的,戎马倥偬,边关凡事都得操心,令尊隐居之深,几乎无知晓,火山王哪里知晓。前日慧坤禅师造访,火山王才知道令尊隐居于此。”

道:“燕小小年纪具之美之德,真侠义之士!”

道:“大叔过奖了!其实燕私心,也想趁此机会拜识老英雄义烈王‘一翻天’高行旺。”

杨延扆听燕之言,深感惭愧,身为杨子弟却只想求,求不到便一走了之,全不顾世交之情;对燕为杨着想,心存感激。

喝酒喝的尽兴,一直喝到半夜放散。高、杨延扆、燕都住宿在客栈。

次日一早,众洗漱整理完毕,用过早饭。杨延扆令杨忠返回麟州给火山王通报情况。义烈王“一翻天”高行旺已在客栈大厅等候。众与高行旺见礼已毕。高行旺给少寨主高交待一番,随“追魂哪吒”杨延扆、“飞燕”燕、“双锏太保”元达、马喑、杨升,跨上坐骑直奔虎踞山。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