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蜕变

小说:江湖日报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木兰词 字数:2763

身上充斥着金色与银色纹路,从手臂慢慢延展到全身,看着眼前渐渐模糊山洞,年用尽全身力气将手花碾碎,向送去,可是身体怎么听使唤,清自己嘴巴哪里,捏着花脸上慢慢摸索才找到了嘴巴,将模糊花瓣连同汁液一并吞下去。

金甲银背虫翅膀震了一下,停止了刺咬,抖抖身体十分惬意,年身上血液有很多精华未被炼化,还有经调理这些性与性,管是什么,都是金甲银背虫喜欢

刚刚金甲银背虫刺咬禁吸收这年身体吸收了血液,同时把自己身上觉传递到了年身上。

一般来说金甲银背虫伤都只是用普通性,年身上金纹和银纹却是它性精华,它吸取年血液时候,年身上经特性吸取金甲银背虫性,此刻头晕目眩就是这精华性所致。

花瓣送入,缓缓落下,内力和自身器官断分解消化之下慢慢散开,去寻找体内性,而那些四散年身体蠢蠢欲动,但情况并没有向好地方发展,而是与那金甲银背虫融合了一处,成为更东西。

年感觉到了对,转瞬间便运转起经,金甲银背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飞到了处,像一直章鱼一样吸附上。

经运转只能够保证自己意识清明,对于体内情况却解决了,年挪出一只手,摸索向身边解幽草,吞服而下,全身暂时成为以一种谜一样寂静状态,解幽草将全身性暂时隔离无法伤到年,但是身体会慢慢被力锁住,所以年要极短时间内完成接下来操作。

身边材一株接一株送进了,有些只取一部分,或事根茎或是须叶,而有些则只是吞服汁水,将身边最后一株材送入之后,行动已是极为艰难,但他还是用指甲处开了一道小,鲜血从小断流出,而金甲银背虫任血液低落身上,它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趴年心一动动。

昨晚这一步,年再了,只有精神存,只有经能够缓缓运转。

处,金甲银背虫隔着皮肤将自己淡淡性渗透到了身体,聚集处,而那些断送入材都聚集胸膛断炼化融合这些力,而后慢慢靠近心素,越靠近,性就越高,这股奇异真气就慢慢净化着性,同时自身产生了某些变化,直至完全靠近心处,量变引起了质变。

无色内力成为了极为好看莹莹绿色,金甲银背虫感受到了这股气息,很喜欢,但是他知道年身体里处境可以离开,只能趴,震着翅膀发出声音。

内力气息断透出体内渲染着金甲银背虫,而年体内,虽然全身静止,会自己扩散,但是随着运转,那股奇怪性被聚集了丹田之处,而后年又用微薄内力将这股性混合东西一点点运到心之前。

这股奇异东西遇见了那股绿莹莹内力被这股内力同化,只余下了其精粹能量,化作内力,剩下性却全然被金甲银背虫吸取。

断重复着这样工作,体内原本内力变成了绿色,并且充盈了许多,转化速度越来越快。

那股浓浓力被年提炼完成,一部分已经成为了年内力,另一部分则是性被金甲银背虫吸收,还有一部分则是精纯能量四散进入年身体。

处其实有很多素没有清理出去,处徘徊,一厘一厘将素聚集一起,一股浓浓黑色点滴状液被聚集起来,顺着心那个小慢慢低落金甲银背虫身上。

金甲银背虫好像遭受了莫大痛苦,这早已经是它自身素了,变了又变,年默默运转经,内力一遍遍运行过心,气息微微透出,这原本让金甲银背虫讨厌气息此刻确帮它抵抗那股性。

性与奇异内力金甲银背虫体内交锋,而这金甲银背虫本就是异种,这两股力量作用下又开始产生了变异。

年身上解幽草力还未过去,但是体内已经一片宁静,莹绿色真气体内运行。

一虫这山洞各自进行着蜕变。

而和褐袍洞外静静等待,里面凶险他自然知道,虽说准备十分充足,但仍旧有风险,心住提心吊胆。

···

兰序一脸愁苦,还有些愤怒,他向刘余说道:“长安有来了。”

刘余放下手茶杯:“是本?”

是,他如今正式风光时刻,怎么可能会回来呢。”兰序苦笑。

刘余笑了笑:“那你为什么如此愁眉苦脸,等他到了,骂他一顿就是,难成他能与你这国公家公子使脸色?只要他对洛姑娘出言逊就痛打一顿,教他再敢来。”

兰序摇摇头:“我怕这些,我怕素素心好受。”

“放心,时间最是能够使归于平淡,早晚而已。”刘余始终很轻松,他能让兰序再添悲色。

“可是···”

兰序刚想说话,刘余止住了他话头:“想这么多没有用,有些事情是准备没有用,因为这件是取决于洛姑娘心如何想。”

兰序叹了去,仍旧是一脸哀愁。

刘余晃了晃茶杯:“讲这些,你如今身体怎么样了?”

这时,兰序脸色好了一些,甚至还有些笑意:“这几日功力进境很快,我好像知道怎么修炼了。”

刘余这几天是看着兰序境界提升起来,短短几日百年已经快要突破水天境了,刘余知道神仙谷是哪里角色,丁蕴与没有说过,还有丁家实力丁蕴没有说过,江湖日报与四海镖局没有,看来这小子知道全啊。

其实并非是丁蕴所知有限,而是刘余问江湖大布局,但是其才辈出自认会只有门派才会出高手,一脉单传武夫大有,他们历练是宁缺毋滥,往往因为找到一个顺遂心意继承而就此断绝,毕竟一脉出了差错那么会长久了。

一个势力能够留存几位容易,必须天时地利和每一代都拥有,否则就是没落下场,但要代代如此太过艰难。

神仙谷就是那样形式,每一代最多就一两,能够传承下去就好,他们都是一心一意对待自家徒弟,而非大浪淘沙。

而丁家则是世家,湘域有谷家,而丁家其实是隐居世家,而因隐居世家一般参与江湖事,唯有自己有需要时,或是门下弟子历练,江湖上才会有他们匆匆一瞥。

恒州城外,骏马疾驰,匆匆入城。

涂又心很高兴,能够得到程大赏识,自己以后脉一定越来越广,军营里面混一个个小小军官一定很容易,自己未来可期,办好了这件事,再回到长安就是他们哪个阵营了,到时候自己肯定会参与越来越深,总有一天他们用自己用顺手了就舍得丢弃了。

要有狗觉悟。

青楼门前下马,立马就有个出来客客气气接过了马匹,带下去,涂又神色傲慢,大声喊道:“洛素呢?让他来见我。”

“呀!这位公子来我们琼玉楼是专门来找洛素姑娘么?”妇款款走来,腰肢扭动,风韵十足。

涂又哼了一声:“快让她出来!”

“真是巧,我们家素素这些天身体好已经出去休养了,这些天都琼玉楼。”夫看着涂又觉得这身份似乎低,敢轻易得罪。

,那便去叫她来,还用我教你吗?”涂又极耐烦。

“可是···”

待妇说完,涂又一脚踹向了身旁桌子,一张大圆桌这一脚下四分五裂,桌边客惊慌失措,逃散四周。

“我就这里等着,她若来,叫我开心了,我就砸了你这破楼。”涂又气势汹汹。

“敢砸了这琼玉楼,你算个什么东西?”一身华服,面容富态慢慢上前来,手拿着折扇,富贵无比。

上前挽着手臂:“王老板,莫要冲动,这看来是个好惹,您受了伤就好了,我派去找找素素,她有兰公子撑腰,应该是要紧。”

王老板捏了捏妇脸蛋:“你这么懂事,我又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呢?这件是你用管了。”

由妇多言:“小伙子,年轻莫要太过气盛,惹到好惹好了,你自己出去,我找你麻烦。”

涂又冷冷一笑:“找我麻烦,我便直接来找你麻烦!”

话音刚落,影前冲,直奔富贵而去。